华登国际:不逐风口,深耕半导体产业30年


声明:本文转载自http://www.chinaz.com/start/2019/1216/1073448.shtml,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我会及时删除。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创业邦(ID:ichuangyebang),作者:张迎铭 梁园园,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华登国际, 1987 年成立于全球科技高地硅谷, 90 年代初把风险投资概念带入中国。

伴随着中国互联网黄金时代的开启,热闹非凡的风险投资界经历VC1. 0 到2. 0 时代的变革,每个阶段都会冒出投资业绩斐然的新玩家站在舞台的聚光灯下。

但这家专注半导体投资的老牌风险投资机构却朴实、低调、谦和。华登国际基金管理规模目前已超过 260 亿元人民币,已投资了500多家公司,遍布全球12国,累计有108家经由全球 15 个交易中心成功上市。在 2019 年开启的科创板中更是捷报频传,中微公司上市首日市盈率为170倍。

跟绝大多数基金定位不同,华登国际从硅谷到中国, 30 年如一日,坚守半导体产业投资,已投超过 120 家半导体公司,涵盖芯片设计、封装、设备、晶圆制造、设计服务、整机等整个产业链上下游。

时代拓荒者、少数派的坚守

20 年来,中国的半导体产业经历过两波低谷期,从 2000 年左右起步的大批半导体投资基金,其间惨败而归,到 2010 年左右半导体投资市场几近冷却。华登国际几乎成为市场上唯一坚守、并始终All In半导体的产业基金。

时间回溯至 1995 年,美国纳斯达克一年内上市 35 家半导体公司,形势之好,令国外的风险投资者对中国市场充满遐想。受硅谷半导体热潮影响, 2000 年左右,一些风投前往中国投资半导体产业,华登也在这时开始加强。

但现实并不理想,萌芽期的中国半导体市场还不成熟,半导体产品设计大多还停留在模仿阶段,当时的中国极度缺乏半导体人才,连具备五年芯片研发经验的工程师都很难找到。

这种背景下,投资成功的项目寥寥无几,但华登却独辟蹊径、逆势而上,投出了一系列优质半导体企业。如, 1999 年投资上海新涛科技, 2001 年被IDT以 8500 万美元高价收购,开创了中国大陆半导体芯片设计业第一个成功退出典范,入选当年中国十大并购案。新涛科技创始人杨崇和后来创办的澜起科技成功登陆科创板,创造超千亿元市值。同时,华登国际也是科创板晶晨股份早期投资人,在公司发展过程中给予很多支持。

华登国际作为创始股东的中芯国际,是目前中国大陆最大的晶圆制造厂,服务于上百家芯片设计公司,在美国纽交所和香港联合交易所同时挂牌上市。华登国际投资的无锡华润上华半导体有限公司(现隶属于“华润微电子”), 1999 年成立,也于 2004 年在香港主板上市。

面对产业落后的局面,多数半导体投资机构“颗粒无收”时,华登国际为何能先人一步打开了局面?背后的根本逻辑在于找准了最佳时间节点,并且凭借专业的积累、丰富的产业经验、独到的识人眼光,发掘和培养了无数有创新实力、实实在在做事的优秀团队。

随后的 2005 年,被视作中国的VC元年,沈南鹏和红杉资本共同创办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袁文达回到上海开设红点创投中国办公室;邓锋选择了成立北极光创投。当年,在中国从事创投业务的境内外机构共募集 40 亿美元新基金,创造了当时的历史新高。

彼时,与门庭若市的互联网科技的投资热潮相比,半导体产业的投资堪称“门可罗雀”。据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黄庆博士回忆,那时“做芯片投资的加起来可能只有一桌人”,就连IDG也将主要视线转向了互联网赛道。

此时,华登却成为坚守半导体的孤独者和少数派。从 2004 年到 2010 年间,华登先后投资了深圳国微、广州安凯、中微公司、上海格科微等公司。 2010 年,华登成立了中国首支半导体产业人民币基金,专注投半导体,并投了一系列公司,包括矽力杰、兆易创新、思瑞浦、敏芯微电子、峰岹科技、芯原微电子等,如今,这些公司都已成为半导体细分领域的领军企业。

也正是从 2011 年,中国移动互联网投资的黄金时代开启之际,华登国际继续将目标锁定在半导体领域,且投资节奏开始加快,从此前每年投资一两家,增加到每年投资3— 5 家。

“那时候,中国半导体行业到了开始可以大干一场的时候,因为当时中国半导体的市场需求已经接近全球的一半。”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黄庆博士回顾选择坚守的原因。

坚守需要勇气,保持定力,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南西北风。当时很多风投机构看来,华登国际重金押注的矽力杰、晶晨股份等公司,并不具备互联网行业追逐的性感商业模式,甚至一度被评价为“很土、很Low”的厂商。但日积月累、实力不断累积增强,他们随着一批下游大客户逐步快速成长起来。这让黄庆博士比较欣慰。

正如那幅广为流传的漫画所示:几个人挖井,忙乱浮躁的人三心二意,东凿一点,西凿一点,很难凿到水源;而专注向着一个目标深挖的人,锲而不舍,最终将获得成功。作为后者的华登国际,显然走出了特立独行的成功之路。

逾越的坎儿

一般投资机构可能难以想象,在不能确定何时能触及“水源”时,华登国际带着怎样的情怀,执着坚持 20 年?这中间逾越过哪些坎儿?华登国际的核心竞争力又如何?

众所周知,机构投资半导体一般会面临两道坎儿:其一是退出周期长。许多基金的存续期仅6— 8 年,且不论资金投入大,研发成果不确定性高,半导体项目往往研发周期很长,十年都不令人意外,这令很多投资机构面临强大的退出压力。

投资半导体的第二道坎儿是技术专业难度高,没有足够深厚的行业背景难以判断其真正水平和风险。纵然出现几十家机构追着一家半导体公司投的现象,但真正懂得这个行业的技术方向与风险的人凤毛麟角。

此前有数据显示,华登国际一般的投资期限为 10 年,九成投在早期的项目,其中前 4 年为投资期,后 6 年为回收期,在被投资公司董事会的时间平均为 8 年。

拿 2019 年第一批登陆科创板的中微公司、晶晨股份等 3 家企业来看,华登国际持有项目的时间都接近 15 年,甚至更久。

要实现这一长退出周期,离不开投资人的支持。华登国际投资人包括三星、高通、联发科、台积电等全球半导体行业龙头们,不仅理解产业与企业发展的产业规律、时间周期,也愿意长线投入。当然,最终这些耐心付出也得到了满意的回馈。

投资行为高度依赖人的判断,而华登国际的竞争壁垒正体现在投资团队的专业性。比如,华登国际创始人兼董事长陈立武麻省理工核物理专业出身,其他投资团队成员也均是自深谙半导体行业的一线资深老兵。

华登国际董事总经理黄庆, 1989 年加州伯克利大学电气工程博士毕业,他在 2005 年加入华登国际前,已在产业界从事半导体行业的技术、管理及业务开发等逾 15 年,如今专注于产业投资也近 15 年,积累了丰富的产业经验和资源。

华登国际部分投资团队成员

华登国际遴选团队成员也秉承高标准的专业要求。“不是这个产业圈子里多年的投资人做产业投资很难,在钱很多的时候,标的项目选择投资人是基于谁有产业战略资源、谁能够带来帮助公司发展的价值。”黄庆博士告诉《创业邦》。可见,半导体投资的产业背景至关重要。

本文发表于2019年12月16日 17:00
(c)注:本文转载自http://www.chinaz.com/start/2019/1216/1073448.shtml,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阅读 268 讨论 0 喜欢 0

讨论

周娱

君子和而不同
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

8027 3799233
抢先体验

扫码体验
趣味小程序
文字表情生成器

加入组织

扫码添加周娱微信
备注“加入组织”
邀请进开发群

闪念胶囊

人活一辈子,不是一年两年。时间是有连续性的,做抉择的时候要多看几步。保持警惕,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跟人接触,不要想:我能从你身上得到什么,要想:我能给你什么。 想通了,内核就稳了。

这个世界上,别人只会看你现在的样子而不是以后的样子。你以后的样子只有自己才相信。如果没有执行力,一切都是虚妄。

对普通人来说,人和人相处其实最重要的是感觉。感觉不好,你说什么都没用,怎么解释都没用,越说越错,反正最后不好的锅都往你身上扣。所谓“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就是这个意思。狼要吃人根本不需要理由,你也同样叫不醒装睡的人。遇到这种情况,早点闪人才是上策。不过大部分人的问题是没有闪人的心态,能力,和资源。

考985不牛逼,考上才牛逼。创业不牛逼,创业成功才牛逼。这个社会上很多人把目标当成牛逼的资本,牛逼哄哄的,死活不听劝,然后做的一塌糊涂,给别人添麻烦,让别人帮他料理后事,对此只能呵呵。

当你尝到用生气解决问题的甜头后,你就懒得再用其他方式了。你却忽略了,生气是鸩毒啊,剂量用够了,你的关系也玩完了。

年轻的时候你只搞事业不谈恋爱,等你事业有成了,钱相对自由了,你可能已经没有荷尔蒙了。

如果你经常雇佣比你矮小的人,将来我们就会变成矮人国,变成一家侏儒公司。相反,如果你每次都雇用比你高大的人,日后我们必能成为一家巨人公司。

如果一个人有充裕的时间去完成一项工作,那么他就会放慢节奏或者增加其他不必要的工作,直到花光所有的时间。

Copyright © 2016 - 2020 C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鲁ICP备19012333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