条漫公众号“图”鉴


声明:本文转载自http://www.chinaz.com/manage/2019/1211/1071983.shtml,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仅供学习交流之用。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我会及时删除。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作者:语境,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我们被突如其来的流量推着长大。

毛天骅是公众号“局部气候调查组”(局部气候)的联合创始人,他们拥有近 130 万粉丝,经常推出爆款作品。最新一个在朋友圈刷屏的长图,是与丁香园合作的《深夜急诊》,描绘了凌晨 2 点急诊室的人物百态。

他们确实是被流量推着长大的。相较于文字内容,长图形式新颖,故事有趣,内容易于理解。最早一批长图公众号诞生在 2016 年前后,一经诞生,就生产出多篇刷爆朋友圈的文章。

很多人认识局部气候,是通过一张全网刷屏的的复古长图。这是他们在 2017 年 5 月为百雀羚制作的广告《一九三一》,长约 427 厘米,直到现在还被当作创意营销案例来研究。

日本,秋叶原,日语,动漫

更多人习惯称这类内容为“条漫”。它是长图的一种主要形式,以单格或者多个画格由上自下依次排序,通过连续画面叙述故事,通常自上而下阅读多格长条形漫画。

在他们之后,还诞生了GQ实验室、新世相研究所、网易哒哒、长图汽车站、有趣青年等公众号。他们在 2019 年上半年制造了一个“条漫内容大爆发”现象,但到了下半年,那种盛况热度渐冷,各自回到既定轨道。无意中,他们建立起了更高的准入门槛。

在这一领域,需求总是大于供给。

第一个门槛公约:勿抄袭

10 月 1 日,不会画出版社(不会画)推送了一则文章,叫《<你遗憾过吗,关于我们>推送删除说明》。

说明中,主编王泽鹏向读者叙述了不会画的漫画作品《你遗憾过吗,关于我们》涉嫌抄袭的调查始末,他们主动联系原作者,并为漫画中出现的 4 个分镜抄袭,向读者道歉。负责画面制作的同事也在 9 月离开了团队。

      

截自:公众号“不会画出版社”

“我其实更多的是难过,觉得自己没有考虑到这样的事情。”王泽鹏对这件事感到遗憾。

事件发生后,不会画调整了内部的审查制度,王泽鹏向成员也明确了什么是“学习”,什么是“抄袭”。他们的自净能力很强,原创能力也成了主流长图公众号的门槛公约。

6 月,不会画曾经发文称,丁香医生的微信头条《我不想让你难过......》在画风、线条、透明度等多方面和“不会画出版社”的文章重合,斥其侵权。第二天,丁香医生公开发表道歉声明,并在内部召开紧急会议,问责相关责任人。

在条漫公众号中,乃至于整个内容生产领域,“抄袭”“侵权”现象屡见不鲜。王泽鹏认识许多内容生产者,他们多少都会被抄袭行为困扰。

内容侵权对局部气候来说也是常事,“会有烦恼,但太多了,后来就不管了。”

微博上,经常有营销号以他们制作的艾滋病选题内容翻出来传播,不署名也不标注出处。微信公众号也有很多未经授权的转载。虽然为了申请原创,文章尾部会有一个文字“附件”,但是由于图片内容无法检索,只要把“附件”删除,图片就可以被随意转载。

 

截自:局部气候调查组《艾滋交响诗》

“这些其实是比较浅层的未经授权的转载,我们会去平台投诉。更讨厌的是有公众号不停洗稿,我很愤怒地在后台留过言。年轻的设计师干嘛要花那么多时间去抄别人,有这个时间自己做点原创不好吗?”毛天骅又气又可惜。

毛天骅现在的身份不仅是内容策划,还是公司的老板之一。如果员工们的作品被抄袭,他们对老板的“不作为”会有些意见。

怎么和员工统一战线呢?

毛天骅很矛盾。

“我其实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们几个创始人知道,维权的成本很高,而且从严格的法律层面讲,很多行为还不能视作抄袭。”她补充说,“而且对方可能是大公司或是MCN机构下体量不大的账号,我们会有所顾忌。”

带着愤怒去维权,最终为了什么呢?是道歉吗?是惩罚对方吗?最终目的其实是想要以后大家都能做原创。

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毛天骅有很强的无力感。

新内容探索者们

与一般读者的感受不同,其实生产条漫的门槛很高,前期工作繁杂且链条长。很多自媒体可以一天写一篇文章,但是条漫不行。

“一条质量还算过关的条漫,它的生产周期可能是一个星期,而且通常不是由一个人完成,至少2~ 3 个人。”新世相X研究所负责人郜艺告诉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无论是从时间、人力,还是财力上,投入都蛮大的。”

投入成本高,入局也需要更谨慎。经常出现在我们视野中、较有影响力的条漫公众号,大多有一个特征:它们的名字多带有“实验室”“研究所”“调查组”等字眼,这也暗含了他们对漫画这一形式探索。

它们像是这个内容时代的先锋部队,带着前卫的思想、敏锐的洞察力和独特的视角,走在整个内容浪潮最前面。它们随内容媒介的演变而重生、蝶变、迁移、进化。

2014- 2015 年里,微信公众号大爆发,但条漫这一形式并没有迅速风靡。

那时,“公众号加载图片只能自动加载前 10 条,从第 10 张图开始,就需要手动点击才能够加载,肯定没有很好的阅读体验。”不会画主编王泽鹏回忆说。

一切都是基础网络的“锅”,3G如日中天,4G尚未普及。

4G普及后,长图公众号在 2016 年迎来一波爆发,长图形式开始介入图文盛行的微信生态,经过一轮淘洗后,留下了局部气候、混子曰、人类关怀计划等头部公众号。

第一轮入局者多凭兴趣爱好,最新一轮入局者更看重内容类型与商业化的叠加效果,背后的团队组织力也比初尝者更加强大。

郜艺透露,新世相公众号的体量已经非常大了,去年用户就达到千万级,公司在过去两年在不断布局新的内容条线,新世相X研究所正是图文领域的尝试之一。

研究所目前有 7 个编辑, 3 个插画师,有时会引入外部合作。他们各有分工,流水线生产,在组织力上做充足的保障,团队整体会有4、 5 篇稿子在同时进行。

不会画的 13 个成员分为编剧和设计,有时候两个角色会渗透到彼此的工作中,每个作品由3~ 4 人完成。局部气候人员“成分”则更丰富,有长图、动画、产品三个工作组,共 17 人。

形式服务于内容,很多团队都在做新的尝试。新世相X研究所一旦遇到合适的选题,会选择与外部或者内容的技术团队合作,探讨可能性。局部气候成立了自己的动画团队,从 2018 年底开始制作小视频,在微博、抖音和快手上传播。

“我觉得行业里有一个比较荒唐的事情,就是特别看重形式,好像一个形式是风口,可以救活一拨人。”王泽鹏说,“除非有更高、更好服务于内容的形式出现,否则不太可能会出现更加夸张的现象级长图公众号爆发点。”

本文发表于2019年12月11日 10:00
(c)注:本文转载自http://www.chinaz.com/manage/2019/1211/1071983.shtml,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阅读 102 讨论 0 喜欢 0

讨论

周娱

君子和而不同
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

8027 3799402
抢先体验

扫码体验
趣味小程序
文字表情生成器

加入组织

扫码添加周娱微信
备注“加入组织”
邀请进开发群

闪念胶囊

人活一辈子,不是一年两年。时间是有连续性的,做抉择的时候要多看几步。保持警惕,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

跟人接触,不要想:我能从你身上得到什么,要想:我能给你什么。 想通了,内核就稳了。

这个世界上,别人只会看你现在的样子而不是以后的样子。你以后的样子只有自己才相信。如果没有执行力,一切都是虚妄。

对普通人来说,人和人相处其实最重要的是感觉。感觉不好,你说什么都没用,怎么解释都没用,越说越错,反正最后不好的锅都往你身上扣。所谓“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行也不行”就是这个意思。狼要吃人根本不需要理由,你也同样叫不醒装睡的人。遇到这种情况,早点闪人才是上策。不过大部分人的问题是没有闪人的心态,能力,和资源。

考985不牛逼,考上才牛逼。创业不牛逼,创业成功才牛逼。这个社会上很多人把目标当成牛逼的资本,牛逼哄哄的,死活不听劝,然后做的一塌糊涂,给别人添麻烦,让别人帮他料理后事,对此只能呵呵。

当你尝到用生气解决问题的甜头后,你就懒得再用其他方式了。你却忽略了,生气是鸩毒啊,剂量用够了,你的关系也玩完了。

年轻的时候你只搞事业不谈恋爱,等你事业有成了,钱相对自由了,你可能已经没有荷尔蒙了。

如果你经常雇佣比你矮小的人,将来我们就会变成矮人国,变成一家侏儒公司。相反,如果你每次都雇用比你高大的人,日后我们必能成为一家巨人公司。

如果一个人有充裕的时间去完成一项工作,那么他就会放慢节奏或者增加其他不必要的工作,直到花光所有的时间。

Copyright © 2016 - 2020 C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鲁ICP备19012333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