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手指CEO黄小勇:5G时代的基础产业“云手机”


指纹识别 云服务

图片来源图虫:已授站长之家使用

创造了美国“支付宝”PayPal,天使投资了Facebook、Xspace的硅谷大神彼得·泰尔认为,新商业的产生,需要有新技术累积。在中国互联网技术领域创业多年的“红手指”创始人黄小勇补充说:“只有技术落地到商业,才能发挥出最大价值。”

黄小勇的创业方向是做“云手机”。通俗来说,云手机并非真正的实体手机,它像服务器一样,本体存在机房中。购买“云手机”的用户,可以通过网络使用虚拟手机,只要有一根网线就可以给自己的“云手机”装各种APP,玩游戏,下载电影,而不用占用本地手机(或PC)的内存和处理器资源。

哪怕用户拥有的是一台 800 块的便宜手机,他也能通过网络访问自己的“云手机”。假设他购买的性能是 8000 块性能的“云手机”,他就可以通过网络使用 8000 元“云手机”的性能和存储,而不受本地 800 块便宜手机存储和计算资源的限制。举个例子,一个游戏深度爱好者有多个游戏账号,只要拥有一台实体手机,然后购买多台“云手机”,他就可以在本地手机上同时开多个账号,不受本地硬件资源影响。

“云手机”因为依赖网络传输和本地交互,因此在3G乃至4G时代,体验起来还不是很顺畅,而明年5G的到来将改变这一切,作为一个“极客老炮”黄小勇已在这个领域深耕多年。

2015 年,黄小勇做云手机的时候,这一百度关键词还没有人买,而现在关键词已经炒到八九块钱一个了。“这个行业在慢慢起来,5G时代到来将会爆发,我们技术积累是最强的,体验最好,我敢说我们就是(云手机)领域第一”,近 20 年的技术领域积累,让黄小勇谈及未来判断时十分的笃定。

深耕虚拟化

黄小勇是一个计算机极客,老家长沙。像其他湖南创业者一样,身上有股“吃得苦、耐得烦、霸得蛮”的精神。

早在 2000 年开始,他便在互联网IT领域摸爬滚打。先是创立了一家IT公司,帮政府和企业做网站。后来又涉足做游戏周边,在YY(游戏语音公司,现已港股上市)出来之前就做游戏语音平台,同时还在PC端做游戏工具。在做技术创业的同时,喜欢研究计算机技术发展他也关注虚拟化技术的发展,并且认定这将是计算机领域的未来。

在计算机中,虚拟化(英语:Virtualization)是将计算机的各种实体资源,如服务器、网络、内存及存储等,予以抽象、转换后呈现出来,打破实体硬件的限制。

在黄小勇看来,基于虚拟化主要有三种技术。第一种是VT虚拟化,也叫硬件虚拟化,CPU直接支持虚拟化指令,这种损耗资源最大,安全性也最好,我们购买的服务器、云计算就是这种类型。第二种基于内核,是容器级的虚拟化,比如三星自己研发的操作系统,就是一个容器级的虚拟化。第三种是基于应用级的虚拟化,比如我们常用的应用分身,例如微信多开,这种安全性更差,但同时也是三种中最为便捷的。

伴随智能机的日益发展,移动互联网的大潮袭来,PC互联网整体向移动互联网转移,这其中也包括虚拟化技术。

2012 年,ARM公司突然宣布其移动芯片支持VT虚拟化技术。而当时ARM服务器都还没有推广,基于虚拟化的应用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场景。

黄小勇和团队发现这个举动后便开始琢磨:“ARM为什么要做虚拟化?移动端虚拟化应该是未来方向,这一技术在将来应该会有特别好的使用场景”。

2013 年那会,黄小勇还在长沙,考虑到成本问题,没有直接创项目做产品。但他也开始和朋友研究ARM、X86 等移动虚拟化技术,不断查找了国内外的资料,寻求可以落地的场景。“ 2014 年初,我们基本确定了方向,考虑到X86 的高成本和不稳定,我们决定把ARM的模拟系统放在安卓上跑,给用户提供一个云端的模拟器,就是最初的云手机的概念。”黄小勇表示。

ARM通常被拿来和X86 对比。早在 1978 年,Intel发布了一款新型的微处理器“8086”。这款处理器在当时并没有被特别关注,但却创造了一个新的时代。 8086 意味着x86 架构的诞生,而x86 作为特定微处理器执行计算机语言的指令集,定义了芯片的基本使用规则。在PC领域,Intel的CPU一枝独秀。等到了移动端,就要属ARM了。ARM是RISC微处理器的代表作之一,在嵌入式系统设计中被广泛使用。而且,ARM处理器最大的特点在于节能,这也是其在移动通信领域快速崛起的原因

决定做基于ARM的云手机后,黄小勇来到北京,在鼎开互联工作,积累相关经验。后来,他还成功说服了鼎开互联的老板投了他天使轮。而他也和三位技术大拿组成创始团队。一位是唐昭妙,之前是瑞星的技术负责人,现在是红手指的首席科学家。另一位是黄坚,现在是红手指的首席技术官。还有一位是雷磊,曾经主导湖南的物联网开发。这三人分工不同,一人带研发团队,一人带开发团队。一人带硬件开发团队。

本文发表于2019年01月09日 16:00
(c)注:本文转载自http://www.chinaz.com/start/2019/0104/978396.shtml,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阅读 67 讨论 0 喜欢 0

讨论

周娱

君子和而不同
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

5531 1698554
抢先体验

扫码体验
趣味小程序
文字表情生成器

加入组织

扫码添加周娱微信
备注“加入组织”
邀请进开发群

闪念胶囊

大多数人程序员都高估了他们一天能完成的开发量,但低估了他们一年能学习到的东西。 ​​​

“决定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不是我们的能力,而是我们的选择。”

让一个团队走向平庸的最佳方式,是让成员们持续地干那些不让他们感到自豪的事情。

最近1 2年发现成长的最好方式是研究开源的项目,自己实践。成长速度非常的快,一个好的项目需要考虑的细节很多。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越焦虑越要扎实干。

不要试图鹤立鸡群,趁早离开那群鸡!

程序员过节需要的不是美女、不是美食、不是不加班!他们需要的是写代码,一群人写、往死里写、通宵写!!那种暗流涌动的狂欢,远比虚无庸俗的食色更让他们振奋!! by芋头

面试的时候,常常会问数组和链表的区别,很多人都回答说,“链表适合插入、删除,时间复杂度 O(1);数组适合查找,查找时间复杂度为 O(1)”。 实际上,这种表述是不准确的。数组是适合查找操作,但是查找的时间复杂度并不为 O(1)。即便是排好序的数组,你用二分查找,时间复杂度也是 O(logn)。 所以,正确的表述应该是,数组支持随机访问,根据下标随机访问的时间复杂度为 O(1)。

找一个bug就好比从一泡烂泥里找一条泥鳅,写一个bug就好比往一泡烂泥里丢一条泥鳅进去

Copyright © 2016 - 2018 C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鲁ICP备1600731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