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王思聪们”拯救的电竞产业史

被“王思聪们”拯救的电竞产业史

对疯狂常怀敬畏之心不失为一种长久的耐心。

来源 | 解局财经

作者 | 解局君

2017 年 11 月 4 日, 4 万国人齐聚鸟巢观看英雄联盟S7 总决赛,线上数量更为可观,腾讯三季报显示,超过八千六百万名观众观看了今年在鸟巢进行的“英雄联盟世界赛总决赛”,突破电子竞技领域一项新纪录。

从“网络毒瘤”到全民狂欢

2005 年, 11 月 20 日,新加坡,来自中国河南的李晓峰在WCG(世界电子竞技大赛)魔兽争霸项目上成功夺冠,五星红旗第一次飘扬在了全球电子竞技的最高峰。

微信图片_20171206084819

这是电子竞技第一次被国人所知晓。

不过,那时候人们并不将它称之为电子竞技,而是叫它为“网络毒瘤”。等它真正被主流社会所熟知并没有那么多抵抗情绪时,是 12 年后的今天。

国际奥委会认证电子竞技为正式的体育项目、电子竞技将在 2022 年的亚运会上成为奖牌项。

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发布的《 2016 年中国电子竞技产业报告》数据显示, 2016 年中国电子竞技用户达1. 7 亿人,市场规模达到了 505 亿元,同比增长34.7%。据测算, 2017 年中国电竞用户将突破 2 亿人,市场规模超过 750 亿元;预计到 2021 年全国电竞用户将达5. 84 亿人,市场规模超过 3800 亿元。

电竞行业的火爆度,吸引到了足够的目光,资本开始相继入场。而且在资本的推动下开始迅速成长,逐步形成了一条以赛事IP为核心,游戏、直播、俱乐部、选手、赞助商、交易的产业链条,围绕电竞进行的电子竞技教育、创业等延伸项目也在持续发酵。

电竞的前世今生

微信图片_20171206084823

电竞最早起源于 20 世纪 70 年代的美国,发展于 20 世纪 80 年代的日本,但真正让它成成熟发展的是 20 世纪 90 年代的韩国。

1997 年,亚洲金融风暴爆发,以出口型经济为主的韩国受到重创,当年GDP下降5.8%。在这次金融风暴后,韩国政府开始努力调整产业结构,扶持IT产业、软件产业、影视及动漫产业等为主的现代工业。电竞在韩国的诞生发展,至此埋下伏笔。

当时韩国有一款名为《星际争霸》的游戏,自发行后迅速席卷了全球,在韩国的销量更是突出。在金融风暴下《星际争霸》游戏成为大量失业人员的日常消遣方式。而有电视制作人发现《星际争霸》相关电视节目不仅制作成本低廉,且有着有庞大的受众基础,于是开始制作系列节目。

因为韩国的宽带网络和数字电视普及率高,在加上高收视率下,电视台制作播放电竞游戏节目收取的月租和广告费就十分可观了。

这一历史机遇成就了韩国的电竞产业,其相关产业链的价值甚至超过了汽车行业。

然而,在中国电竞产业却走了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

1998 年,火遍全球的《星际争霸》引进到中国,与此同时,互联网也开始开始普及。自此,很多游戏爱好者通过互联网走上了电子竞技之路;

2003 年电竞被列为第 99 个正式体育项目;

但随着 2004 年电视媒体被明令禁止播出游戏类节目,产业随之降至冰点;

2006 年,最为火爆的职业选手联赛(PGL)冠名费也只不过 10 万元现金,外加 10 万元的服装。

这种情况持续多年。虽然电竞游戏在年轻人,尤其是中国高校市场的普及度逐步提高,但因缺乏持续的广告与赞助,一直没有形成稳定的商业模式,职业电竞赛手的待遇自然无法保障。

2011 年,部分电竞明星开始尝试通过淘宝店变现的商业模式,但整个电竞行业仍一片萧条,很多赞助商撤离,电竞组织解散。

阔少们的“资本游戏”引来巨鳄入场

微信图片_20171206084829

在电子竞技分崩离析的前夜,王思聪等一众资本的入局改变了整个电竞产业。

2011 年 8 月,王思聪通过微博微博表示“强势进入,整合电竞”,收购了快要解散CCM战队,之后组建为iG电竞俱乐部,成为中国电竞史上最具经济实力的投资商。

随后,王思聪对电竞产业链展开了全面的攻占和布局。先后创办了香蕉计划和熊猫直播,通过普思资本投资了ImbaTV、英雄互娱、钛度科技、VPGAME和网鱼网咖等公司。还成立了ACE联盟、移动电竞联盟,硬生生围绕英雄联盟这一款IP打造出了一条电竞产业链。

近日,2017《胡润 80 后财富继承富豪榜》公布,王思聪身价 50 亿,主要来源是投资电竞行业。他拿着爸爸给的练手钱,将 5 亿元变成了 50 亿元。

除了王思聪之外,秦奋、蒋鑫、候阁亭等富二代也入场捞金,周杰伦、余文乐等一众明星也不甘落后相继入场。

国内各大互联网企业与各路资本自然也没有落下。

2014 年 11 月,联众国际以 3500 万人民币入股网鱼网咖,并在 2016 年 3 月和网鱼网咖牵头,与空中网、掌趣科技、360、体育之窗共同组建新公司联盟电竞。

2015 年初,万达电影院线股份有限公司与腾讯游戏联合主办第一届英雄联盟城市争霸赛万达院线外卡赛。

2015 年 12 月 26 日,苏宁宣布进军电竞市场的战略:打造第三方赛事平台——苏宁SES电子竞技联盟(SuningElectronicSports),并举办职业组、全民组、高校组等赛事。

2016 年 1 月,苏宁易购和英特尔、网易暴雪和华硕旗下游戏品牌ROG打造的暴雪游戏体验馆“I Dream” 以店中店的模式入驻上海苏宁肇家浜路店,占地面积达 300 平米。

2016 年,腾讯出资 4 亿元领投电竞直播平台斗鱼TV1 亿美元的B轮融资。

2016 年 7 月 26 日,阿里体育CEO张大钟宣布推出电子竞技馆加盟计划,并对国际电竞联盟投款1. 5 亿美金。

资本入场后是整个产业的蜕变

微信图片_20171206084833

热钱入场为电竞行业带来前所未有的疯狂,与之相关的“金钱神话”被屡屡改写:

Wings战队获得DOTA2 国际邀请赛冠军的奖金913. 9 万美元;

LOL选手Faker的转会费 5000 万;

游戏主播Miss的签约费近 1 个亿;

不仅如此,电竞衍生了许多新兴产业,电竞培训班一年半招生人数堪比清华大学在校生规模,电竞小镇、电竞馆频频建起等。

根据ChinaJoy同期发布的一份数据报告,显示, 2017 年上半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 359.9 亿元,同比增长 43.2%,占整个游戏市场的比例为36.1%。

微信图片_20171206084838

数据来源:伽马数据

359.9 亿元只是游戏销售的市场规模,如果再加上比赛、直播、职业俱乐部等电竞产业链的上下游企业, 2017 年我国电子竞技产业整体规模超千亿将指日可待。

曾经的网瘾少年成为可以为国争光的优秀运动员,困扰电竞玩家的“不务正业”标签将因其可观的资本回报而逐渐被揭掉,还有什么比“久负隐辱得正名”更能扬眉吐气呢?

电竞的黄金时代已来临,但资本狂欢背后总藏着道德隐忧。王者荣耀就曾被人民日报撰文批评,导致腾讯股价大跌。但有资本玩家依然认为:道德风险并不会影响腾讯市值继续飙升,“毒药”就是“毒药”,难以戒断的都是掘金金矿。

远观澳门拉斯维加斯,近观“金三角”,在生意场里拿捏住人性弱点的都是“好”生意。但“风物长宜放眼量”,对疯狂常怀敬畏之心不失为一种长久的耐心。

注:本文转载自http://www.chinaz.com/start/2017/1206/834910.shtml,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


评论

赞助商